《给孩子的截句》:孩子心中的那颗种子

时间:2017年11月9日  作者:彭敏  来源:现代快报  浏览:1477

  从根本上讲,截句是一次文学阅读和写作的下沉式运动。截句,让一向作者崖岸自高读者云里雾里的现代诗读写活动,飞入了寻常百姓家。横亘在诗人和读者之间的那一道耸入云霄的藩篱悄然崩塌。截句,一行两行三四行,没有诗歌题目。截句的写作理念清晰明了,并因此有了天然的亲民属性。曾经在网上风靡一时的三行情诗写作,其实也在截句写作的范畴之内。

  孩子是未来文学的阅读主力,他们的成长恰好处在文学观念和审美习惯的塑形过程中。这么多年,由于纯文学领域内的写作者向来忽视面向孩子的写作,忙于为“永恒”和“不朽”而写,孩子们的阅读书籍基本上被通俗作家所占据。而在这个时候,蒋一谈出版了诗歌绘本《给孩子的截句》,自有其深意。为孩子写作,需要一颗透明的不受尘埃侵袭的赤子之心。诗人蒋一谈在这方面具有天生的优势。

  “浪花撞击浪花/海的秘密涌到了岸上”。孩子的世界充满秘密和对秘密的向往,而大海和星空大概是栖息了最多秘密的所在。浪花和浪花的彼此撞击,如同星座和星座的暗暗闪烁,是秘密之间的窃窃私语,涌到岸上,又成了妖娆多态的舞者,对于漫步沙滩的人们,是种轻快的诱惑。

  “给花浇水时/顺便给花的影子/浇浇水”?;ㄐ枰?,花的影子需不需要水呢?大概也只有孩子的心性,才会去思考这个对成年人而言哭笑不得的问题。童年时我们朝镜子做鬼脸,对着倒影打招呼,那虚空中的另一个自己,常常让我们浮想联翩?;ǖ挠白?,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妖娆美丽,于是给花的影子浇水,实际上灌溉的,是我们对平行世界的想象,对未知时空的期许。

  读诗,就是透过诗人的眼睛去重新认识世界,发现世界。蒋一谈呈现给孩子们的世界,天地万物间的关系被打乱重组,人与世界的互动呼应,也不再是我们寻常所见的庸俗样式。种种桎梏被打破,种种藩篱被拆除。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,人在黑夜里的漫步,变成了“你牵着夜/慢慢散步”,而“雪花飘落的姿态”并非漫无目的,而是“仿佛一种爱”,在世间纷纷扬扬地寻找值得覆盖的人。“火焰慢慢熄灭”体现的不是火焰的无力,而是“火焰的谦卑”。而山中的云,不是山的点缀、山的夹衣,而是“山的邻居”“山的腰”。

  “雨滴在天上跑步/谁累了谁掉下去”,而人“抱起一块石头”,“心里的孤独轻了许多”。在这些想落天外而又趣味横生的截句中,一种水一般从容、云一样轻盈的叙述节奏贯穿始终,最终如水草,婉约地摇曳出一曲关于童真、关于好奇、关于幻想也关于热爱的清歌。孩子的脑瓜里总是装着许多稀奇古怪乃至不可理喻的想法,诗人升级了这些想法,并朝其中灌注了许多成年人的智慧。儿童读物从来就不只是作者单纯地给孩子讲故事,故事背后一定浸润着作者一整套人生观和世界观。随着孩子旷日持久地成长,再精彩的故事、再华美的语言都会被遗忘风干,但故事和语言背后那无质无形乃至无以言表的东西,却会悄然长存。

  终有一天,《给孩子的截句》会在少年的书架上缓慢地蒙尘。但在那样温暖而百感交集的成长路上,在那片抬起头来就能望见的璀璨星空,这本书自当拥有其宽阔的疆域。

0

 


 欢迎访问南宁市图书馆网站,为保证浏览效果,请使用支持html5和css3的浏览器:IE 9+ 、Firefox 4.0 + 、Chrome 10 + 等访问。